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二五章 误会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第三二五章 误会
  
  刘书记和李镇长的到来,让这次婚礼的气氛达到了高潮。程杰民的脸,最终也变得发红。从小胖家离开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这次开车的是张黎,这个漂亮的女人不仅容貌出众,酒量也出奇的好。再加上漂亮的脸蛋就是一张过五关斩六将的通行证,倒酒的人不少,但是她的酒喝的并不多。于是这开车的任务,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张黎一边开车,一边笑着道:“程大乡长,那李所长敬酒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不喝呢,没想到你老兄喝的挺痛快,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刚刚驶出了乡镇,张黎就笑嘻嘻的对程杰民说道。她虽然开车目视前方看不到脸,但是那多余两个字,却是加了重音。
  
  陈铁川也跟着道:“杰民,那个李所长确实有点可恶。要是我,半杯酒也不喝他的。”
  
  程杰民揉了揉脑袋,他脑子里想的,却是小胖送他上车时重重的握了握他的手。这举动,既是感谢他大人大量,不计小节,又是在知道了他的级别后的一种拘谨。这种拘谨并不能让他开心,反而让他有点不舒服。
  
  此时听到两人的话,淡淡的道:“一点小事情,有什么值得计较的。”
  
  张黎没有再说话,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虽然程杰民没有再说下去,她却已经明白了程杰民潜在的意思。这件事情在程杰民的眼中是小事情,那么李所长这个人,在程杰民的眼中也就是小人物。而这等小人物,根本就没必要放在心上。
  
  心有多大,就能走多远!想着这句话,张黎不由得从后视镜中看向了程杰民。有点发红的脸,看上去更加充满了活力,不算太宽,却给人一种安宁感觉的肩膀。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作为依靠,那么自己以后的路……
  
  就在张黎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黑影陡然从车前窜了过去。这让张黎吓了一跳,她定睛一看,才发现跑过去的竟然是一只野狗。有了这个有惊无险的小插曲,张黎也赶忙集中精力开起车来!
  
  三天的时间,匆匆而过,程杰民和张黎、陈铁川他们再一次坐在一起,是给他们两个人送行。
  
  “程乡长,这次来到仓流县,认识您真的很高兴。”张黎端起酒杯,眉眼之间满是柔和的说道。
  
  程杰民同样端起酒杯道:“我能够认识张总,同样很高兴。”
  
  说话间,他又朝着陈铁川道:“铁川,有时间多陪张总来仓流县,我一定好好接待你们两位。”
  
  三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只是一会时间,半瓶酒就喝了下去。程杰民对张黎这个女人揣着一种本能的戒备心理,因此,酒桌上虽然热情相待,却无法卸下戴在脸上的那副领导人面具,还原男人本性,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喝酒。无论张黎怎么媚眼轻抛,都装作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张黎暗暗叹气,原本以为这么一个年轻气盛的主儿,自己只需稍稍下点功夫,就能顺理成章的水到渠成,没想到,事到如今,还没能破开这冰山一角。
  
  再次将酒杯放下后,张黎轻轻一笑道:“程乡长,我现在说的话,您可能会觉得我自不量力,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吐不快。您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何苦窝在仓流县一个乡里?以您的商业才华,应该进军商场,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够见证一个商业巨子的迅速崛起!我们公司,随时对您虚位以待!”
  
  程杰民看着一本正经的张黎,笑了笑,并没有接口,而是笑着道:“咱们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喝酒,来,我敬两位一杯。”
  
  面对程杰民有些漫不经心的推脱,张黎心里很是有些不快。但是她仍然像一个发现了一道美食的孩子,将这份美食捧在手心里,欣赏着,爱慕着,即使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冲动着想尝一口,但是最终还是强行克制了自己。她只是希望,自己没能舔上的这一份美食,千万别成了另一个女人的盘中餐。想到这里,张黎还是稳了稳情绪,若无其事的端起酒杯,和程杰民将这杯酒给喝了下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黎和陈铁川的脸有点红扑扑的,特别是陈铁川,红得更加厉害。他在跟着程杰民喝了一杯酒之后,就站起来道:“杰民,我出去一下。”
  
  程杰民知道陈铁川要干什么,朝着他挥了挥手,不过陈铁川这一去,却是二十多分钟没有回来,程杰民在三个人一起的时候,说话倒是显得挥洒自如,可是现在只剩下他和张黎,却是越说越不知道该怎么说。
  
  一个有姿色的女人对你前倨而后恭,能说没有企图心,鬼都不信。他无法揣测这个漂亮的女人是否给自己设置了陷阱,但是他必须把她当成一个陷阱。
  
  面对陷阱,他该怎么办?要么闭着眼往下跳,要么冷着脸拒绝。可这两条路,哪一条都不是他所希望的。闭上眼往下跳,结果是什么,他无法把握。既然无法把握,他程杰民绝对不会干。可是,如果一口回绝,却会给张黎他们留下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这样的形象也不是他程杰民所要的,因为这似乎有点装逼。
  
  不能装逼又不能陷进利益圈,这就得谨言慎行了。他不想和这个女人的关系复杂化。
  
  就在程杰民准备给陈铁川打电话的时候,他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就听里面陈铁川有点晕晕乎乎的道:“杰民,我那个有点不舒服,就不上去了,在车上等你们啊!”
  
  说话间,陈铁川就挂断了电话。
  
  程杰民放下电话,朝着正笑吟吟看着自己的张黎道:“张总,铁川喝多了,不上来了,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送张总您下去。”
  
  张黎点了点头,拿着自己的包跟着程杰民下了楼,才走了几步,程杰民就发现张黎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好像要跌倒的样子。这让程杰民暗自皱眉,这次喝酒,他本来是想要和陈铁川多喝点,却没想到这个小姑奶奶来了劲。
  
  他本以为张黎作为一个大公司的经理,喝酒应该很有一套,却没想到张黎才喝了四两酒不到,就醉得不成样子了。生怕张黎摔倒在地上,程杰民只好伸手扶住张黎的手臂道:“张总,咱们走慢点。”
  
  可是他这一扶,却让有点晕乎的张黎好像找到了拐杖一般,那张黎朝着程杰民挨近了几分,嘴中嘻嘻笑道:“程乡长,我看我还是跟着铁川叫你杰民吧,你……你不会觉得我不够这个资格吧?”
  
  “我朋友都叫我杰民,张总你愿意把我当朋友,我也不介意。”程杰民呵呵一笑,随口说道。
  
  “那我就叫你杰民了,杰民我这次来到仓流县,实际上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你啊,嘻嘻,就算那个工程拿不下来,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大的损失。对了,你不能叫我张总了,我的朋友,都喜欢叫我小黎!”张黎说到这里,有点醉眼朦胧的朝着程杰民看了一眼道:“除非你杰民不把我当朋友。”
  
  这一刻,程杰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三月的债,还的还真是够快的,已经把自己弄到了无路可退的程杰民,只能硬着头皮说了句:“小黎,欢迎你再来我们仓流县。”
  
  说完这句话,程杰民就觉得身上一沉,原来张黎一下子立足未稳,竟然有一种要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样子。当下程杰民赶忙朝着张黎的手臂一用力,避免她从楼梯跌下去。
  
  而这一用力,顿时让张黎摇摇晃晃的身躯投入了他的怀抱中,刹那间,一股淡淡的香味钻进了程杰民的鼻腔。这种味道似乎不是香水味,更像是她本身的体味。
  
  这种气味让程为民心中一荡,顿时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程杰民的心跳的很是厉害。而那张黎的心跳,他好似也能够听得到。这个动作,让程杰民心惊肉跳。假如有人将此拍成照片,他无论如何都说不清了。
  
  程杰民自认他的体内已经产生了强大的理智,它是由顾兮兮、窦清还有自己未来将来实现的梦想砌成的,推一推,它会摇晃,但是一时不容易倒塌。
  
  “张总,你慢点。”最终,心慌意乱的程杰民还是将那一丝杂念给压了下去,笑着向这个惊艳的女人说道。
  
  张黎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那刚才的豪气,好似一下子消失了大半。
  
  你在窗口看风景,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会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
  
  程杰民不知道,在县委招待所不远处的楼上,一身运动衣的窦清,正在眺望,而他扶住张黎的那一幕,恰恰落在了窦清的眼中。
  
  而且从窦清的方向看,却是两个人搂在了一起。
.
本文字更新由藏书堡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有能力的订阅VIP,或者给予推荐支持。您的支持,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以书为友,阅尽人间百态。

支持藏书堡

TOP

2014年10月27日签到

TOP

支持藏书堡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