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锋芒初露 二二六章:颠倒黑白小算计 釜底抽薪大手笔(终)

书记办公会快要结束了,项北京的脸上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看着卢正义在那里犹自的絮絮叨叨,脸上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项北京终于忍不住了,重重的合上了放在跟前的笔记本,“啪”的发出了一声虽然不甚响亮可是在这个时候听上去却是无比刺耳的声音。

    坐在小会议室里的杨学军、卢正义和李超群,甚至是一旁在做着会议记录的县委办主任王海景同时看向了项北京。

    看着项北京阴沉的脸色,卢正义的脸上的笑容愈甚,心里感觉似乎是很久没有这么痛快了。杨学军只是稍稍转头瞥了项北京一眼,脸上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对项北京不满的举动视而未见。

    他看了眼被打断了话头的卢正义,静静的道:“卢书记,刚才你说到哪里了,继续吧。”

    卢正义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笑了笑道:“给项县长这么吓了一跳,我倒是忘了说到那里了。算了,看样子我这个老头子说的话惹得项县长不高兴了,我就不多说了,还是听听杨书记您的意见吧?”卢正义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径直的将皮球踢给了杨学军。

    杨学军微微闭上眼睛,怔了怔,随即看了眼李超群,道:“李部长,这里面就你对刚才项县长和卢书记分别提名的人选最为熟悉,说一说你的意见吧。”

    李超群将杨学军他们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这才过去多长时间,杨学军和项北京两人之间的蜜月期也就宣布结束了。虽然早就知道会有两人分道扬镳的这么一天,但是他之前绝对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今天的书记办公会,主要就是讨论一下原县企业办褚言猛被纪委双规之后新的人选。项北京提名的人选是宝寺镇的副镇长何书红,而卢正义提名的人选是县企业办的副主任胡方柱,两人为此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以至于让项北京最后怒极失态。

    杨学军在整个会议上始终却是未置一词,冷眼看着两人在哪里唇枪舌剑。虽然表现出来的态度是不偏不倚,但是相比较前一段时间和项北京联手将卢正义穷准猛打时对项北京工作的支持,这个时候的表现无疑已经说明了他和项北京已经渐行渐远。其实这也很正常,副书记卢正义已经被打压的抬不起头来,掌握了县委发言权的杨学军心里的对手只剩下了一位,那就是县长项北京。要么是东风压倒西风,要么是西风压倒东风,就这么简单。

    杨学军将难题抛给了他,无疑是让他来顶这个雷,背这个黑锅,可是作为下属,李超群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那就是要时时刻刻准备着为领导背黑锅。既然杨学军选择了两不相帮,他自然秉承杨学军的意思,项北京和卢正义的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在这么闹下去,一旦两人真的撕开了面皮,杨学军的面子也不好看,想必杨学军也不想让人将掌握不了大局这个帽子扣在头上。

    李超群缓缓的开口道:“杨书记、项县长、卢书记,既然这项任命无法达成一致,我看还是上常委会讨论一下吧。”

    杨学军微微点了点头,道:“好吧……”说着,他看了眼坐在一边做会议记录的县委办主任王海景,“老王,下午两点召开县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县企业办主任的人选,记得通知各位没有外出的常委。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说完之后,杨学军径直的站起身离开了小会议室。项北京刚才盛怒之下的表现纵然不是针对他的,可是他心里难免也会不太高兴。

    杨学军离开之后,卢正义也笑呵呵的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罕见的向着李超群和王海景打了声招呼,这才志得意满的走出了会议室。

    李超群和王海景对视一眼,同时无奈的摇了摇头。两人也知道项北京为何如此生气,按理说作为县政府辖下的县企业办,项北京安排自己的心腹担任县企业办的主任,这也无可厚非,一般情况下在书记办公会提出来谁也不会自讨没趣非要做这个恶人。可是今天先是卢正义蛮不讲理的插进来一脚,杨学军却又一反常态的没有支持项北京,只能让项北京的计划胎死腹中,这样的情况放在谁身上也受不了啊。两人本想安慰项北京几句,但是想了想又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只能是沉默的一前一后离开了小会议室。

    看见几人陆陆续续的先后离开,项北京这才长出了口气,放松了下来。暗道他和沈扬眉果然没有料错,想要破格提拔何书红担任县企业办主任难度真的太大了。卢正义豁出了老命一样横加阻挠在项北京的意料之中,但是他之前并没有想到杨学军也会保持沉默,要不是沈扬眉一再提醒他要提防杨学军,说不定他还是会一厢情愿的认为杨学军会向以前那样支持他。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如果他做出了成绩,显然是也有杨学军的一份,而他则根本没有和杨学军争权夺利的心思,他也下意识的认为杨学军会和他一样保持着这种默契。可是今天的杨学军的表情却是狠狠的给了他一个教训,也证明了沈扬眉之前的判断并非无的放矢。还好沈扬眉早早就预料到了今天的情况,和他定下了全盘的计划,并没有想着一口吃个胖子。要不然说不定今天他真的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只不过从今天以后,想要再和杨学军和平相处恐怕已经不可能了。也罢,既然你杨学军先不义,就不要怪我项北京不仁了,项北京心里重新又充满了斗志。

    李超群刚刚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还没有来得及喝上口水,办公室的房门就被敲响了。李超群忙说了声请进,杨学军的秘书王学军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到了李超群,王学军笑着道:“李部长,杨书记让您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李超群听了王学军的话,微微一愣,不过旋即笑着道:“好好,小王,辛苦你了,我马上就过去。”王学军这才笑着告辞离开。李超群将水杯放回了桌子上,眼珠转了转,愣了一阵,方才重新拿起杯子,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缓缓的走出了办公室。

    敲开了杨学军办公室的门,杨学军热情的招呼李超群坐到了沙发上,并做到了他的对面,俨然一副平易近人的做派。

    王学军端上茶水之后走出了办公室,杨学军拿出了烟递给了李超群一只,李超群接过之后先是殷勤的替杨学军点上。

    杨学军深吸了几口,开门见山的道:“老李,我看今天在书记办公室会上你一直都没有发言,是不是对项县长和卢书记提出的两位人选有什么疑义。”

    听了杨学军的话,李超群在心里暗自腹诽了一句,你不开口我敢说话么?不过这样的话他可不敢宣诸于口,这一段时间好不容易用他“低眉顺眼”的表现赢得了杨学军的信任,总算是度过了危机,现在正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时候。

    李超群考虑了一阵,这才缓缓的道:“杨书记,按理说对于县企业办的主任一职,项县长最有发言权,我本不该指手划脚,可是这一次项县长却是考虑的有欠妥当。何书红这个同志我了解,工作上虽然兢兢业业,宝寺镇上上下下对他也是称赞有加,可是一来他也只一个副镇长,咋一将他提拔到县企业办主任的高位上,是不是拔苗助长暂且不说,难免会让有些人心里不服气。二来呢他也没有负责过具体的经济工作,如果他工作上出了什么纰漏,上面的板子打下来,恐怕项县长一个人也顶住不住啊。尤其是现在上面……”李超群伸出大拇指虚空向上指了指,继续道:“上面尚且没有定论,我就担心项县长急于想要做出一番成绩,如果再冒然将一个没有经验的何书红提拔上来,怕是有些不妥啊。至于胡方柱,志大才疏,如果提拔上来,恐怕又是一个褚言猛。”

    李超群的话让杨学军暗自点了点头,他也不得不承认李超群说的很有道理,倒是和他颇有些不谋而合的意思。他之所以不表态支持项北京,其实心里就是有这样的担忧,倒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敲打项北京。就像项北京想的那样,如果项北京真的做出了什么成绩,固然项北京会加分不少,可是作为总揽大局的杨学军也少不了要分润一部分功劳。但是他就是担心项北京急于想做出一番成绩,此时再冒然提拔上来一位没有丝毫的经济工作方面经验的项北京的心腹,那么项北京没了任何掣肘,急功冒进可不是什么好事。毕竟现在中央对下一步经济工作的方向尚没有什么定论,闹到了最后一旦和中央的精神背道而驰,那么上面追究下来,项北京固然逃不了处分,他同样也要付领导责任。这样风险和机遇并存的机会让他也是难以一时下定决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