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风云再起

本帖最后由 夏日黄风 于 2014-9-7 10:57 编辑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风云再起
  
  几家欢喜几家愁。
  
  京城某个会所里,邢运峰正一脸晦气的坐在下首,郁闷的道:“康司长,你说这事我委屈不委屈?”
  
  坐在主位的康常贺认真道:“委屈,很委屈!”
  
  邢运峰郁闷的继续道:“我和蒋柔又没有什么感情,不就是政治联姻嘛,虽然那女人长得确实还可以,但是小姐脾气太大,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温柔点的女人,哎,不扯远,反正老子也就是根据家里的意思,勉强同意和她凑合下,结果倒好,现在圈子都说我他妈的横刀夺爱,还没有夺到,你说我冤枉不冤枉?”
  
  康常贺点头道:“冤枉,很冤枉!”
  
  邢运峰发泄完后,猛一咬牙怒道:“老子对蒋柔没兴趣,但是我的面子也不能就这么说丢就丢了!这个场子我必须找回来,康司长,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康常贺淡淡道:“对,很对。”
  
  邢运峰对着空气挥舞了下拳头道:“我和刘思远那家伙没完!他居然拿我当背景刷声望!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倒是不信了,我会斗不过他?”
  
  突然,一声清脆的响声打断了邢运峰的慷慨陈词,他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才发现原来那声脆响是康常贺盖上了他的青花瓷茶杯的杯盖。
  
  只听康常贺脸色严肃道:“不好,很不好!”
  
  邢运峰一惊道:“康司长怎么说?”
  
  康常贺一脸严肃道:“第一,现在首长的意思是靠蒋柔作为桥梁,和刘思远拉近关系,你不要故意破坏大局!第二,你和刘思远斗?我认为你这是在送死。”
  
  邢运峰哪里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他张大了嘴巴看着康常贺,极度郁闷的道:“那我的名声,我……”
  
  康常贺一摆手道:“身正不怕影子歪,迟早大家会明白这件事情其实和你关系不大,至于短时间内的一些流言蜚语,一笑而过就是。不必往心里去,运峰,首长们都看好你将来要做出一番大事业的,所以你看问题眼光也要放长远点。”
  
  邢运峰虽然心里极度不服气,但也是再不敢直接反驳他,毕竟康常贺是上一代京津系的领军人物。个人能力极为出色深得首长信赖,所以在年轻人里威望极高,不是他可以得罪的。
  
  悻悻的告别了康常贺,一个人回到了办公室,邢运峰越想越觉得憋屈,他猛地一砸桌子。气愤的自言自语道:“你他妈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又不是你在被人嘲笑!行,顾大局可以,老子不动刘思远,但是,老子想办法挖个坑灭了朱子昊那王八蛋总可以吧!”
  
  第二天一早,万众期待的全国两会正式开幕。
  
  刘思远不是全国代表,只能呆在京城的宾馆里看新闻。个人助理秦羽墨在一旁陪着。
  
  大会的第一天的议程就是选举了新的一届领导班子,很快就有消息传来关主席和孙总理两人首先被选为常委。
  
  刘思远长出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有惊无险啊,关主席还是众望所归,另外这一届孙总理排名是在委员长之上了。”
  
  秦羽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慵懒的躺在沙发上,自顾自拿着平板在那边玩着,听到刘思远的自言自语,她哎呦一声道:“那翁建设的事怎么处理?”
  
  刘思远当然记得,徐滢洁那个侄子林悠言成功骗得翁建设招供的事。他犹豫了下道:“再等等,关主席和前一届的交接也需要一定时间,至少再等一个月再说。”
  
  秦羽墨哦了声,不再纠结此事,继续玩她的平板去了。
  
  很快第一天的议程就结束了。接下来几天就是分组讨论,新一届班子会分头去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代表团那里座谈,一些人大代表也会在这个时候提出一些问题,刘思远觉得自己已经关照过赵国栋了,不要在全国两会这种高大上的场合提黔周省甚至红旗州土家县的那些破事,尤其是他的中小学生免费午餐问题就别拿出来纠结了。
  
  甚至刘思远听何文君说,自从知道赵国栋这个火药桶当上了全国代表,裴英明同志也已经好几天没睡过安稳觉了,就怕土家县哪天占据各大媒体头版头条,所以他老人家特地打了招呼,反正最近这阵子中小学生午餐特别丰盛,绝无偷工减料一说。
  
  于是刘思远还算淡定的在宾馆,甚至开始准备回黔周省继续工作了,结果他行李刚打包完,突然就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无以复加的消息。
  
  赵国栋同志还是开炮了!而且正是在新任总理孙若水来黔周省座谈的时候!
  
  赵国栋居然直接对着孙总理炮轰了国内s股市场极其混乱,多家上市公司纯粹是为了圈钱,欺诈广大股民利益!证监会不作为,审核体系落后,迂腐,且腐败横行!希望以后要加强对所有上市公司监管,发现有任何财务造假行为绝不姑息!
  
  赵国栋同志这番话说的那个荡气回肠,传闻孙总理在黔周座谈会上,一大半时间都是在和他讨论此事。随后正如刘思远所料,劈天盖地的媒体报道蜂拥而至,标题都是血红几个大字:人大代表炮轰s股黑幕!
  
  刘思远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家伙答应自己不提黔周一省的事,没想到真让他找到了一个全国性的问题开喷啊!
  
  如果说刘思远还能忍住,那边等着没几天要退休的沈重放听说气得差点高血压发作,以至于沈嫣然都打了个电话很是不满的向刘思远抱怨,说是思远哥哥那个老部下怎么这样子啊,那个叫赵国栋的家伙已经第二次气得爷爷发病了,不是一般人啊!
  
  刘思远也很无语,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挂了沈嫣然电话后。他正要打电话给赵国栋好好骂一顿,突然他接到了思嘉姐姐的来电。
  
  吴思嘉因为也是初来乍到黔周,虽然是省领导,但却无缘当人大代表,所以她一直呆在筑城。
  
  吴思嘉电话里开门见山道:“找你是关于国栋的事。”
  
  刘思远苦笑道:“我正打算去骂他呢。”
  
  不料吴思嘉淡淡道:“别骂了。骂他不如骂我算了,这个事情是我让他去爆料的!不然你以为就他能对我们s股那么了解,说的头头是道?”
  
  刘思远差点没有一口水喷出来,他哭笑不得道:“老姐,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吴思嘉一副平静的样子道:“什么话嘛,别把你姐姐想的太幼稚。我当官日子不长,但是脑子还是有的,我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刘思远哭丧着脸脸道:“老姐啊,你这都是怎么考虑的,哪有你这样的,孙总理才上台没过二十四小时,你就让国栋这家伙爆出一个大料。”
  
  吴思嘉特真诚的道:“是啊。我就是要抢在所有人之前,给孙总理献上一份大礼!”
  
  刘思远被老姐的气势给镇住了,只听她继续解释道:“孙总理其实私底下早就流露出过对现在的s股很有意见,只是他刚刚担任要职,一上来就三板斧的也不好,总需要一个由头,我这不就是让赵国栋同志冲锋一下。你放心孙总理心里不但不会生气,还会记着他的好,倒是老书记一门心思想着黔周能多出几个上市公司,目光有些短浅了啊。”
  
  刘思远对现在的老姐彻底无语了,事已至此,赵国栋炮也点了,覆水难收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刘思远最终并没有打电话骂赵国栋,而是自己收拾完东西,回了黔周。两会尘埃落定,虽然他很想第一时间向关主席汇报一番工作,但是考虑到首长刚刚登顶,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这时候就别去凑热闹的为好。
  
  另外他的岳父果然顺利上位。成功入常,可喜可贺。原来的九常里面,除了关主席和孙总理两人外,其他七人全部退休,展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风亮节。
  
  随着七常和二十五名局委的人选定下来,下一步就是各省的人事变动了。
  
  黔周省因为沈重放退休的关系,自然是首当其冲,老书记退休没有任何疑问,大家关注的焦点是卢黎敏能否顺利接替上省委书记宝座,这才是关键。
  
  而随着卢黎敏的位置移动,其他人屁股下的位置也都会相应挪动,应了那句老话,牵一发而动全身。
  
  所以刘思远刚回到黔周,整个省里面气氛是非常紧张和微妙的,之前的斗争仿佛一下子都平息了下来,大家在这个关键时刻都选择了明哲保身。
  
  刘思远也随了潮流,选择在这个时候去下面地市正式考察工作。
  
  省领导考察工作也有讲究的,尤其是除了一二把手以外,其他人下去都要挑地方的,一般去的都是自己势力覆盖的范围,而不会轻易去别人的‘地盘’考察。
  
  刘思远并没有选择红旗州,他最后去的是乌蒙市,这个选择别人倒是也能理解,乌蒙市长陈静和组织部长叶一舟都算是他的嫡系。
  
  与他同行的还有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宋天任,当然他的秘书蒋柔也会随行,蒋大秘最近心情很不错,和朱子昊终于确立了恋爱关系,同时家里面也没再就她的工作调动事情有什么后续动作,看来是就连中组部也怕了刘思远,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倒是她老妈赵美琳打过几个电话给她,企图给她本人好好上上课,可惜蒋柔和其他年轻姑娘一样,一旦动情了,那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对于老妈的啰嗦她很不耐烦的就顶了回去,吃了几次瘪后赵美琳也彻底没辙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黔周和朱子昊继续谈恋爱。
  
  言归正传,乌蒙市委书记何时雨和市长陈静两人在市委大楼门口迎接刘思远的到来,刘思远笑着与何时雨用力握了握手,后者也客气道:“欢迎刘部长来乌蒙市考察工作,我们全市干部和群众都深受鼓舞!”
  
  刘思远呵呵笑着,也说了几句场面话他表示自从何书记来了乌蒙,乌蒙市的组织工作明显更上了一个台阶,这说明何书记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
  
  随后他又和陈静握手,说了几句场面话,刘思远倒是没有刻意的厚此薄彼,他与乌蒙前两号说话的时间都差不多,并没有太明显的倾向于陈静。
  
  倒是他和叶一舟握手聊天的时间特别长,但是这也可以理解,叶一舟是组织部长,是他对口的市委常委,多关照几句工作也是情理之中。
  
  随后白天的会议波澜不惊,说白了刘思远到这里也是避避风头,现在省委里面暗流涌动,他无欲无求的还是赶快闪人的好。
  
  晚上,刘思远一个人坐在自己房间里,毕竟蒋柔和之前两任秘书时晨曦,洛青烟不同,不可能给他暖床,加上男女有别,为了防止流言蜚语,结束了乌蒙的欢迎宴会后刘思远就让蒋大秘自己回房休息了,真有事电话联系就好。
  
  不过刘思远注定不可能舒舒服服睡个好觉,很快在意料之中的,屋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能这时候来敲门的绝对是乌蒙市委领导级别的,因为刘思远下榻之处被乌蒙市委安排工作人员重重保护,哪是普通人可以接近的。
  
  果然他打开门,站在门外的是一脸恭敬的陈静和叶一舟两人。
  
  两人见刘思远亲自开门都有些受宠若惊,因为这一般都是秘书的工作,不过他们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女秘书就是这点不好。
  
  陈静恭敬的表示,过来是想当面向刘部长汇报下工作。
  
  首先当然是市长陈静大概的说了一番乌蒙的各项经济建设,不过这不是刘思远关注焦点,刘部长闭着眼睛,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听着,也不吭声。
  
  还是叶一舟有眼色,他常年在省政府工作,察言观色水平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地步,他一看就知道刘思远对这些市政府工作毫无兴趣,肯定是领导不想在黔周最敏感微妙的时刻逾越,被人抓住小辫子说话。
  
  所以他果断在陈静说完后,一门心思开始说起了组织工作。
  
  果然,这回刘思远眼睛就睁开了,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还主动提出了很多意见,比如他表示,乌蒙市这些年对于年轻干部的提拔很有问题,三十岁以下的青年干部占比太少,这不利于我党事业的香火传承。
  
  叶一舟果断老老实实记录下来,陈静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敢情自己刚才汇报了半天政府工作,刘思远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啊。
  
  乌蒙组织工作其实问题颇多,常见的带病提拔,班子超配也就不提了,最重要的是乌蒙市下面的龙泽县前不久出了一系列大事,先是在上回吴思嘉主持的排污普查中被发现各种超标违规,随后乌蒙市自检过程中,又发现了县委几个领导收受工厂贿赂。
.
本文字更新由藏书堡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有能力的订阅VIP,或者给予推荐支持。您的支持,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以书为友,阅尽人间百态。

感谢楼主的更新

TOP

感谢楼主的更新

TOP

感谢楼主的更新与分享

今天是冬季七九第4天,距农历乙未年春节还有2天;

华夏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出生(624年)

TOP

这个小说没有完啊,剩余的应该去哪里才能找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