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1出声支持 - 《浪子官场》新浪文学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1601出声支持

本帖最后由 夏日黄风 于 2014-5-7 22:13 编辑

  张鹏飞第二天再看到拜黑拉,感觉她明显端庄了许多。拜黑拉不但着装上肃净了不少,就连打扮也有所收敛,收回了妩媚,多了些庄重。可是美女必竟是美女,看上去反而体现出了她的职场女性的气息。

    宁总也感受到了这个女人的变化,暗暗佩服张鹏飞的厉害,他不但在经济工作上很有能力,就连培养干部都与众不同。昨天拜黑拉还是八面玲珑的状态,可是今天完全成了路人甲,这足以说明张鹏飞这一路走来并非单纯的靠运气和背景。

    张鹏飞为宁总安排在沙园调研的重点便是传统手工业制品以及口岸经济,宁总也知道张鹏飞一直在琢磨着沙园成立经济特区的事,这段时间高层的案头摆放着张鹏飞交上来的不少材料。宁总之前也认真的分析过,这次过来也是想认真考察一下。

    由于时间有限,考察的第一站是拉苏山口岸。拉苏山口岸地处帕乐高原,这条连接我国与S国唯一的陆路进出口通道穿行在高原的冰峰雪岭之间,也是通往南亚次大陆乃至欧洲的重要门户。作为国家批准的一类口岸,拉苏山口岸一直以旅检业务为主,只有少量货品的流通,年设计进出境人员4万人,货物5万吨,可以说流量很小。

    拉苏山口岸距市区有两个小时,路途不算太远,但是路况不是很好,要是碰上大雪,可能路就要封好几天了。为了适应雪地山路,车队全都换上低盘高的越野车,越野车的舒适性虽然不如轿车,但是内部宽敞,坐上去视线也高了不少。宁总一边听着张鹏飞介绍情况,一边浏览着两边的高原雪山风光,兴致很高,碰到美景还拿出手机拍照。

    张鹏飞笑道:“首长,现代人都喜欢自驾游、骑车游、徒步学什么的,他们都说最美的景色不是某某目的地也不是某某风景区,而是在延途,那是一种无法记录下来的景色……”

    “是啊,这应该是旅游的真正乐趣吧,这一路全是风景,可是比什么风景区美多了!”宁总点点头。

    “可惜啊,我们这些人……等到有时间欣赏祖国大好河山的时候,估计腿脚也就跟不上了!”张鹏飞苦笑着摇头,这话其实也犯了忌讳,一般领导干部都怕衰老和退休,但是此时从他口中说出来,显得很真诚。

    官场中讲话不但要看对象,也要分时间。即使是一些犯忌讳的话,在某些特殊场合下说出来反而更有妙处。当然为,前提要看交谈双方的态度,如果张鹏飞与宁总不是如此亲近,这话也不能乱说。

    果然,宁总深有感触地点点头,无奈道:“你说得不错,我们把精力都献给了国家,即使在退休那一天真的想四处走走,身边也不知道跟了多少人,我们为百姓争取自由,可是自己却失去了自由啊!”

    “宁总,别的话我不敢说,假如有一天您想到西北,我一定陪着您好好逛逛!”

    “呵呵,你这话我相信!”宁总微笑点头,然后问道:“你刚才说这个拉苏山口岸的流量是多少?很少是吧?”

    “嗯,是很少,”张鹏飞点点头:“当初年设计进出境人员4万人,货物5万吨,实际情况可有还要少……”

    宁总皱了下眉头,说道:“一个国家一类口岸,每年只有几万人和几万吨的货物流出,这也太少了点,与沙园这么大的城市不相当啊,说成口岸城市……还不太够格!”

    “是啊,您现在也看到了,交通不是很方便,这边的路不方便走大车,而且由于种种限制,有很多货物都不能在这里报关,主要都是以小物件为主,而且审批程序太麻烦,有时候一小车货要压上十天办个月才能进来!”

    “为什么不修路呢?你张鹏飞不是擅长修路吗?”宁总笑道。

    张鹏飞说:“我计算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修路的话收益太少,以现在沙园的口岸现状,修路太浪费了,除非有更大的货物流通,那时候修路才能合上本……”

    “呵呵,好啊你!”宁总大笑,指着张鹏飞说:“你这又是挖坑给我跳啊!”

    “我……我这实话实说……”

    “鹏飞啊,我明白经济特区对沙园的影响,但是这个事急不得,等我好好看看再说吧。”

    “嗯,我明白。”张鹏飞点点头。

    宁总说:“鹏飞,沙园这个地方确实区位优势十分的明显,这里一共有五个口岸,连接着中亚和南亚的十几亿人口,沙园又是历史文化名城,历史上的军事重镇,从这些来看,理应发展得更好。而且这座城市的底韵和基础还在,这点我可以很直接地感受到,但是实际上发展得并不好,原因我也明白,你比我更明白!”

    张鹏飞说:“关键是思路问题,而且沙园的经济支柱与温岭还不同,像温特酒,温纯乳业这都是与百姓生活相关的产品,而沙园的产品相对科技性更浓一些,有些手工艺品也只是卖给游客,因此……”

    “我懂你的意思,”宁总点点头。

    张鹏飞接着说道:“要想发展沙园的经济,首要前提就是利用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一但打通了四通八达的道路,整个西北对外输出的能量都会加强。沙园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当年丝绸之路在西北境内分为两条,一条经沙园,另一条经温岭,在这样优势的前提下,利用现代化交流和经济发展模式,重走丝绸之路不是不可能,您说呢?”

    宁总微笑道:“可你不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便是现代化与冷兵器时不同,环境变了,这对安全和稳定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况且西北现在的问题也有不少。”

    “首长,我明白您的好意,可是我想问一句,当初我们提出改革开放的政策,之前是否也想过安全问题?而现在的结果呢?”

    “呵呵,你这还真是让我无话可说了,我们的改革开放是成功的,在没开放以前也有各种各样的安全考虑。”宁总认真地点点头。

    “所以……凡事都要其两面性,也要看做事的人能不能做好,您说是吧?”

    “你在将我的军啊!”宁总大笑起来。

    张鹏飞摆摆手,不往下深说了,而是指着不远处的雪山说:“首长,最终不管怎么样我都听您的。您看就说这雪山吧,养活了沙园的几百万人,但是它的流向从高到低,一但今年雪水减少,那么明年沙园的部分地区就会干旱。但是随着气候变暖,西北的冰川也在融化,那时候也有可能引发洪灾,所以上头是直接控制下方安全的钥匙,无论我怎么想,都是您在指挥着我们。上方收紧还是宽松,这都有其内在的考虑。”

    “呵呵……”宁总笑而不语,这个张鹏飞还真是会表态。

    ……………………………………………………………………………………

    当宁总爬山涉岭来到拉苏山口岸近处的时候,有一种惊呆的感觉,之前预想过它的小和破,但事实情况仍然低出了他的预计。他站在那几个“拉苏山口岸”那几个大字跟前久久没有动地方,也不知道脑海里在想什么。

    张鹏飞等人就陪在身后,张鹏飞看上去较为冷静,可是吾艾肖贝却心中没底,还以为首长不高兴了。他有些暗暗怪张鹏飞,沙园一共有五个口岸,调研的第一站不选个好点的地方,却选了个最破的,这不是自找的吗?

    “走吧,进去看看。”宁总的目光从那几个字上面收了回来。

    “首长,这个口岸看上去有点寒酸,但是作用还是有的。”张鹏飞跟在身后说道,这话在大部分人听来好像是在解释。

    宁总点点头没说话,走进了口岸的办事大厅。办事大厅不是很大,非常老式的办工环境,玻璃墙把里外隔开了,办公人员就坐在小窗口后面,窗口上方还挂着大喇叭,应该是喊话用的。

    众人在口岸干部的带领下四处转了一圈,宁总除了问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没做任何的表态。随后众人走进了陈列室,这里面摆放了一些东西,都是能够说明口岸历史的一些材料和物件。这里的东西到是吸引了宁总的兴趣,他看到了一副题词,瞧落款是一位共和国的老元帅写的,看笔迹苍劲有力,回头看向张鹏飞说:“真没想到X老也到过这里!”

    张鹏飞说:“那时候这里还不是口岸,只是一个边防哨所,所以……”

    “哦,我明白了。”宁总点点头。

    张鹏飞看了眼时间,说道:“这边也没什么好看的,看一圈也就可以了,详细我可以再向您介绍,这附近有一个小村子,我们过去走走?”

    “好,那就去看看百姓。”宁总的脸上有了笑容。

    众人便走出口岸,重新坐下越野车奔向山腰上的那个村子。其实口岸边上就是边防军的营地,只是宁总必竟不是一号,张鹏飞不可能安排他去边防哨所,那样问题可就严重了。

    车子发动之后,宁总才说道:“看来沙园的口岸经济过去一直都是空话!”

    张鹏飞点头道:“宁总,情况已经不用我多说什么了,要想支持沙园本地的制造企业,离不开这些口岸的建设。在我们扶持本地企业的政策当中,沙园的起色并不大,这也不怪地方政府,其实是没什么搞头。您想想,如果同有销路,即使本地制造业的水品发展起来了,那么多东西卖给谁?销往内地太远了!其实西北的制造业最好的销路便是中亚,如果通道真的走通了,就像过去的丝绸之路一样,那么便可以远销中东、欧美,相比于内地的货物运输,西北拥有更多便利的条件。而中亚地区虽然制造业水枰低下,但却拥有很多的原村力,如果我们把进口来的廉价原料变成高档品卖出去,那利润就很可观了!”

    “你的思路是对的,但是一定要成立经济特区吗?这个口子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开的!”

    “首长,我最近也在想这个问题,我也明白高层的难处,那能不能想个折中的办法?一步步来呢?”

    “怎么个折中的办法?”

    “我还没想好……”

    宁总来了兴趣,说道:“想到哪说到哪,如果思路是对的,我们再研究。”

    张鹏飞琢磨了一下,说道:“我的想法大概是这样的,就比如我们可以先在沙园或者某个地方划定一片区域,进行一些专项政策之类的扶持,不一定非要喊出经济特区的口号,但是可以对一些企业进行划分管理发展。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同时在那个区域修路连接各个口岸,并且把各个口岸进行翻新翻盖,也可以针对一些产品搞些国际展销会,我们先把各方面的基础打好,把目标定为将来要成立经济特区,如果成果了一切水道渠成,就当现在的试验,但如果没有成功,也无伤大雅,也不会暴露出什么问题。具体的我没有想好,就这么点意见……”

    “好!”宁总微笑道:“我懂了,你这是曲线救国的意思啊,这想法好,有意思,不错不错……”

    “那您……”

    宁总笑道:“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就用不着我们批准了,你可以试着搞嘛,这事你就可以说了算!”

    宁总心中压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说实话沙园经济特区这件事让他也挺有压力的,从原则上来说他很支持张鹏飞这个想法,但是从高层的角度来看,他和一号的意见是一样的。这事他回去了也不好办,感觉挺为难的。现在张鹏飞提出这么个办法,他觉得一下子解决了所有人的矛盾。

    ……………………………………………………………………………………

    张鹏飞说:“首长,虽然我可以试着搞,但也要您的支持,这次您来了怎么归要让我们看到一点决心或者给点小道消息吧?基层干部的性格您很清楚,如果上头没啥想法,他们就没干劲儿。另外,如果像我这么搞,还是需要一些政策的更改,这个也需要上级相关部门的关照,算是特事特办也好,或者试点也好,总之……离不开你们的支持和首肯。”

    “嗯,你说得也对,”宁总明白了张鹏飞的意思,“这样吧,这个事你抽空就琢磨一下,我回去也和一号等人商量商量。我在此可以给你透个底,像你说的这个级别的支持我个人是可以援助的!”

    “首长,谢谢您,有您这句话一切都值了!”张鹏飞十分激动,首长把话说得这个地步,那么也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鹏飞啊,你是一位真正聪明的干部,今天带我到这个地步,就是想让我亲身体验一下吧?”

    张鹏飞脸色一红,讪笑道:“首长,您别怪我的小聪明,有些事我也没办法,必竟空口无凭,只有亲眼所见才能……”

    “我懂……”宁总点点头,“你可真是煞费苦心!”

    张鹏飞说:“我对沙园成立经济特区如此热衷,并不是为了一时的政绩要给自己加分,我是做过了好几次调研。单从出口来说,西北就有很大的优势,只是长久以来西北的货物没有重视品牌培养,更没有打开真正的亚洲销路。如果我们的货物流通做好了,品牌质量也搞上来,那么就会吸引贸易伙伴,甚至搞活整个中亚地区。古人的思路到现在还可以适用,一是加强自身实力,二便是加强货物的流通,所谓经济发展,主要靠的还是贸易的流通,打开销路,各取所需,那什么都有了……”

    “你接着说……”

    “经济特区的想法确实还有点着急,但我们提前做出了准备并且试验,那么喊不喊出这个名称就不重要了,关键还在于实际情况。”

    “说得很对……”突然,宁总的表情一变,若有所思地看向张鹏飞:“这个想法是你刚想到的吗?”

    “这个……考虑有一阵时间了,只是还不成熟……”

    “有一阵时间了?”宁总的脸严肃起来,“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这么麻烦?我看你就是故意先提出一个我们无法马上答应的想法,然后其实是让我们承认你现在的这个计划吧?你的本意也没想过一下子就成立经济特区,对不对?”

    张鹏飞讪讪地笑,抓着头发琢磨了一会儿后才说:“首长,您应该知道,西北边境……不止沙园,有很多的口岸,但是对于口岸的货物进出口,国家有着严格的要求,有些东西是不允许贸易的,而有些口岸更是只针对某一些产品。要想把优秀的产品卖出去,国家必须放宽口岸的控制,减少审批的程序,如果真的能建成可以直接面向口岸的经济开发区,那就会为企业省去很多麻烦和资金,也增加了对外来客商和投资者的吸引力。我提出成立经济特区,主要的目的不是在经济特区本身,而是重在口岸的发展,经济特区的提法是为了吸引投资者或者说减少各种程序。”

    “嗯,我懂了。”宁总明白了张鹏飞的良苦用心。

    张鹏飞接着说道:“经济特区的设立,并不在于这个形式,更多的还是象征性,这个‘特’字很能说明问题,会让地方和企业少去很多繁琐的程序,这一点也是我比较看重的。我们过去的思路是只有在设定的经济特区内才享有一定的特权,就像我们招商引资,只对外来企业重视,而忽视了本地企业。这是我们的传统思维在做怪。那么反过来说,如果我们不是只有在设定经济特区的情况下做出一些政策的改变,那么所谓的经济特区的说法还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只要我们建成了大通道,能够把我们的产品利用口岸卖出去,那其它的都不重要。只要政策有了,大公司就会进来注册……”

    “呵呵,说得不错,这一直都是我们的惯性思维,也是一种弊端啊!”宁总信服地点点头。

    “首长,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我把过程搞得很复杂,其实……我也是没办法,这样首长们看得就会清楚了……”

    “我懂你的意思,你就是演了一出大戏给我们看!”宁总长叹一声,“你有心了!”

    “首长,那您看……”

    “这事我管了!”

    “太感谢您了!”张鹏飞终于松了一口气,自己总算没有白费力气。

    ……………………………………………………………………………………

    宁总在沙园呆了一天半,走了两个口岸,看了一个沙园市的开发区。整个行程他讲了很多话,最主要的是边境经济的发展与发展口岸的重要性,其中宁总也多次提到“重走丝绸之路”的说法。

    在沙园市委召开会议的时候,他说古代的丝绸之路是一条文化之路、商贸之路、友谊之路;也是一条条世界最长、覆盖面最广、影响人数最多的梦幻、神奇之路;一条对人类文明进步有着卓越贡献的古老商路。虽然星月流转,风沙无情,历经2000多年的雨雪洗礼,但是我们耳边还在想着远古商队的驼铃声,眼前闪耀的是连接亚欧大陆的友谊长虹。我们要在先人的指引下,抓住历史机遇,顺着古人走出的这条道路打造西北经济走廊,要担负起使命与责任,把西北、沙园发展得更好。

    吾艾肖贝坐在一边默默地听着首长讲话,偷偷地打量着张鹏飞,可以说现在宁总的讲话完全就是张鹏飞之前提出来的思路,这是否代表着什么呢?这个大的构想当初刚刚提出来的时候,他还觉得很可笑,可是现在听宁总的态度,这不表明了是替张鹏飞宣传呢吗?

    吾艾肖贝摇了摇头,目光又看向了巴鲁山。巴鲁山面无表情,看向他笑了笑,笑容阴冷得可怕……





(PS:那个小北再说一下,最近好像查的比较严,因为是官场小说,所以有可能要消失,如果真不在了,大家也不用着急,可能过几天还要出来。这段时间先感谢大家的支持了,别的话就不多说了,你们都懂的。评论的时候也那个啥一点,注意别太敏感,愿大家安好。)
1

评分人数

  • TTTTTT

THANKS

TOP

感谢楼主的更新与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