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九百二十一章 汽车上的演讲(七)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第九百二十一章 汽车上的演讲(七)
  
  “我江某人可以当着大家的面儿公开的说,在考试的问题上,我没有批过一张条子,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如果这个考试真的实行了,到时候我必定会邀请大家公开观看监管整个考试流程,如果大伙儿发现我江某人照顾关系户了,你提出来,你贴我的大字报,你举报我。”江风说这些的时候自信满满,至于大家信不信,相信时间会验证一切的。
  
  章夕韵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的俏脸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神色道:“这小子啊,真是让人担心,以为他又闹出乱子来了呢,不过看样子好像比想象中的情况要好了不少。”
  
  彭希中也稍稍放心,而且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颇为自得的神色,包括江风在内的保卫处全体干警都是他手下的兵。这支队伍从接到命令,集结整队出发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并且迅速的介入干预,控制事态,整个动作完成的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可谓大大给他老彭涨了脸了。
  
  虽然这种事儿不能拿来炫耀表功,但是明眼人都看在眼里了,知道今天的保卫处和几个月以前领导班子被一锅端了之后的一盘散沙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一把手赵明武气定神闲的站在保卫处干警形成的包围圈之外,眉头轻佻,感慨道:“年轻真好啊。”
  
  这句题外话说出来,谁也摸不清套路,不知道赵局到底是什么意思。赵明武也仿佛只是随口一说一般,扭头看向了身边的办公室主任徐晓亮,轻声道:“查清楚前因后果了吗?”
  
  “基本查清了,起因是保卫处的考试计划被人事处因为不符合惯例的理由否决了,而这些职工们却是对这项考试报以极大的热情和期望的,所以这就产生了巨大的不可弥合的矛盾。而在上报考试计划之前,保卫处人事科却是私自把这个考试以处室请示问题的形式明发五十二个单位了,短时间内就把这没有定论的事儿闹的人尽皆知。按照他们事后的解释是操作人员失误引起的,但是影响已经造成了,无可挽回了。而在计划被否决以后,他们再一次明发,说是对前边孟浪的行为进行解释,但是总有一些说不清的味道。这个提议彻底绝了很多人的希望,可以说是瞬间引爆了物议。今天人群早上在保卫处门口聚集了,但是知道计划是被人事处否决的以后,人群开始向人事处聚集,最终闹成了现在这样子,险些酿成了不可收拾的后果。”
  
  徐晓亮虽然说很瞧不上莫勃兴,甚至除之而后快。但在人前,却是必须维护莫勃兴,因为莫勃兴也是赵局长坐下最坚实的三驾马车之一,维护莫勃兴一个体面就是在维护赵局长的脸面,而莫勃兴在这场风波之中所表现的不成熟和差火候,赵局长肯定已经了然于心,他姓莫的已然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咱犯不着因为踩个狗屎污染了自家的鞋子,还平白惹赵局长不高兴。
  
  所以,徐晓亮一席话说的莫勃兴好像挺无辜的,而保卫处却是别有用心十恶不赦,裹胁民意,居心叵测!
  
  章夕韵听的直皱眉头,彭希中有些神气的老脸已然又黑了下来,侧头狠狠的瞪了徐晓亮一眼。冷哼一声道:“莫勃兴现在何处?这是他人事处的地面上,自家拉的粑粑让人家给擦屁股,怎么不见他的人影?做了缩头乌龟了?没有一点担当,亏他还处处以管理局自家子弟自居,当年的老会战要是瞧见自己子弟这么窝囊废,都得气的从棺材板里跳出来骂他的祖宗!”
  
  老彭这个人是极其护短的,资格也老。是当年的会战小鬼,赵明武这空降兵也压不住他,别人怕赵明武有看法,他却是不怕。本来在他老彭看来。江风带领的自家儿郎是一支能拉得出来,顶得上去的善战之兵,但是到了徐晓亮的嘴里却是成了居心叵测之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老彭也感觉江风这小子肯定给莫勃兴下药了,但是万事都讲究一个证据不是嘛,你有啥直接证据说明江风的确是别有用心啊?
  
  难道就凭你的猜测就可以妄下结论?谁给你的权利?所以他迅速回击了。而且老彭没有为江风辩解,以防被人抓住漏洞,相反却是打出了围魏救赵的牌,抓住莫勃兴的表现大做文章,看你赵明武和徐晓亮如何回应?
  
  如果是息事宁人则罢,如果还想借题发挥,那咱们就好好掰扯掰扯,到底这二人谁的表现更差劲儿?
  
  这就好比两只羊被狼追赶,想活下来的那只羊并不一定要比狼跑得快,只需要比另一只羊跑得快就差不多够了。
  
  江风今天的表现相对于莫勃兴来说,自然是强上千百倍,江处长在事情闹得最不可开交无法收场的时候,迎难而上,铁腕出手,迅速平息事态,而莫勃兴却是在事情刚刚发酵的最关键时刻,不仅没有把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却是临阵脱逃,天差地别,谁都看得清清楚楚!
  
  章夕韵也轻声问道:“对呀,莫勃兴呢?不管如何,总得露面交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吧。”
  
  徐晓亮面露尴尬之色,赵明武对二人如此表态自然是不满意的,平日里少不得维护手下一二,但他也很生气,对莫勃兴也十分失望,也想知道答案,也扭头看向了徐晓亮。
  
  徐晓亮老脸涨的通红,吭吭哧哧的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正在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飘了过来。
  
  “报告,保卫处副处长、外勤总指挥林红妆见过赵局,章局,彭局,请领导指示。”林红妆以跑步前进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声音清脆,动作干脆利落,全身披挂,身材英挺,英姿飒爽,大有巾帼红颜之风,让人眼前一亮。
  
  赵明武眼前一亮,大凡男人对如此柔美与英气兼具的大美女都是很感兴趣的,当然了,里边肯定不全都是蝇营狗苟之徒的色欲熏心的想法,但总归是比看臭男人要赏心悦目得多,赵明武扭头道:“嗯,小同志你们做的不错,控制住了事态,没有使事态蔓延,今天功不可没。你也是市政系统调过来的吧,看来于书记给我们管理局选了几位十分了得的年轻同志啊,我要好好感谢于书记。”
  
  “赵局过誉了,我们保卫处是咱们管理局下辖单位,时刻听从赵局及局领导层指挥,乃是本分。我们江处长多次告诫我们,要时刻谨记赵局对我们保卫处提出的两点要求,第一把好出口关,第二,做个好门神。并且在江处长的带动下把赵局的这一指示落实到具体工作上去,时刻践行,时刻挂心。力争做到不负头顶庄严警徽,不负领导期望。”
  
  这两个指示是赵明武仅有的两次视察保卫处时候提出的,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把这个事儿翻出来了,这个马屁从这样的丫头嘴里说出来,让赵明武很有些飘飘然,顿时哈哈大笑:“你这个小同志啊,时刻不忘替你们领导拍马屁,看来小江处长在处里很有威信嘛。”
  
  林红妆甜甜一笑,没有接茬儿。
  
  章夕韵却是含笑道:“早就听说彭书记的女儿名为红妆,却是不爱红装爱武装,不想口才却也是了得,能文能武,虽是女儿,却是巾帼不让须眉,想来彭书记必定是欣慰的,我们管理局能把这样的人才纳入毂中,却是大大的赚了。”
  
  林红妆马上顺杆爬,笑道:“多谢章局鼓励,章局是我辈女儿楷模,红妆当以章局为榜样,为管理局这个大家庭尽自己的一分力。”
  
  章夕韵微微一笑,道:“小丫头,嘴倒是甜。”
  
  最煞风景的要数老彭了,板着脸不做声。
  
  林红妆抬手敬礼,收敛笑容,十分庄重的抬手再次敬礼,清脆的道:“见过彭局。”
  
  老彭抬手回礼,紧接着就好像是黑面神一般冷冷的呵斥道:“告诉你们江处长,赵局来了,干什么呢?不抓紧过来?只顾着出风头,眼里还有领导没有?”
  
  “是,彭局,我这就去通知他。”林红妆在心里撇嘴,脸上却是俏脸绷的紧紧的,转身就要跑。
  
  老彭却又开腔了:“看见莫勃兴没有?弄什么幺蛾子呢?这又不是大姑娘上花轿,还羞臊啊是怎么着?怎么躲起来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人影呢?屁都没放一个?玩的什么里格朗?”
  
  “那个,看见莫处长了,莫处长在翻越后门栅栏的时候,由于不小心导致从栅栏下掉落下来受伤,出现短暂昏迷,后经急救,已经转醒,我已经派了一个中队的同志把莫处长送往了油田医院,具体伤情还没得到汇报。”
  
  “废物!”赵明武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莫勃兴跑出去躲灾了,这也很正常,面对类似上访一类的事情,一把手躲出去,留下副手处理这也很正常,虽然未免没有担当一些,但是在情理上也是说得通的,毕竟如果事事都要一把手出面的话,那要那些副手是做什么用的?总不至于是泥塑的摆设等着拿饷银的吧,更何况副手出面可以给一把手和单位留下回旋至余地,以避免事态激化,再无缓和,这么做无可厚非。
.
本文字更新由藏书堡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有能力的订阅VIP,或者给予推荐支持。您的支持,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以书为友,阅尽人间百态。

谢谢楼主更新与分享

TOP

返回列表